目前位置: 首页 > 管理机关 > 团省委 > 辩论学习
“近平把自己看作黄土地的组成部分”(外方)
来源:团省委-蛋内动态  |  通告时间:2017-09-12     浏览数:
         募集对象:雷榕生,1949年11月出生;雷平生,1951年8月出生。手足俩人口与习近平同为北京市八一该校学生,1969年1月13日又与习近平一起到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插队。雷榕生分在梁家塌村,1973年9月上大学,先后在武汉地段广播事业管理局、京城农业大学、江山行政学院工作,2010年6月退休。雷平生分在梁家河村,与习近平住同一孔窑洞,1974年10月上昆明大学。1977年毕业后在沈阳市科委营养源研究所工作,1983年至1995年先后在意大利、俄国、黎巴嫩等国家学习和工作,拥有美国理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华医学科学院研究员、留学生导师。
  采 访 组:通报记者 郭 然 黄 珊 陈 思 等
  募集日期:2017年1月13日
  募集地点:中央党校电视台研究室
  摄制组:习近平把推选为梁家河村支书以后,它在一般工作中有哪些特点?它平生为人处事又有什么样的性状?
  雷平生:梁家河这个村是一番姓氏比较多之行政村,家族之间、乡里之间、内外生产队之间,甚至兄弟姐妹之间,总有这样那样的分歧,有时还挺复杂。在担任村党支书下,近平在拍卖这些纷繁冗杂的沟通时,能够认真细致地送农民做思想工作,做说服工作,勉励大家放下分歧往前看,团结起来,把工作做好。
  近平刚上任之时节,有一度比较重要的举动,就是在山里办了一番铁业社。铁业社那儿请了王栓(梁玉明)的兄弟根栓回来打铁。它这个人黑黝黝的,身材高大魁梧,力气大,打铁的工艺很好,性格比较直爽,谈话办事粗线条一些。它这次在文安驿公社集上打铁,近平把它动员回队里来打铁,做农具。这样,团里在供应本村农具使用的同时,还能有部分创收,部分“活钱”。但是根栓回来后,意识自己在梁家河打铁的进项不如文安驿高了,它就不太满意,想走。起里不让它接触,它就要待遇,每个月要送它涨工分。它这个人讲话很直,好像八匹骡子也拉不回来的榜样,还说了部分不太客气的话。当初这个铁业社,是村里挺重要的一个资产,如果一下子就不干了,对村里的损失不小。这件事很快反映到近平那里,近平就要找根栓去做工作。咱们都明白,近平这个人性格也是比较干脆利落的,谈话也很干脆。根栓也是个很顽强的人数,两个人弄不好就要碰出火花。咱们担心近平去找他谈,万一谈崩了,闹出点什么问题,铁业社就更干不下来了。但实际上,没过多久近平就笑眯眯地赶回了。它说,把根栓的上班做通了。本来,近平先是跟他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谈得差不多了,又做他老伴的上班,新兴终于把根栓和它老伴思想打动了,它表示还是留在梁家河,为村里的铁业社继续做事。这种情况下,近平当梁家河秘书“开张”做的几件事里,铁业社这一件就落到实处了。事实上,它下车后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成的,要求处理各种矛盾和景象,做各种细致的上班,才能如愿以偿地把各个工作进行好。近平做群众办事很注意方法,也很人性化,从不采取强势、高压的书法,总是尽量做思想工作,把食指之思维弄通了,衷心疙瘩解开了,作业也就能顺理成章做好了。
  还有一次,我和近平一起到文安驿公社赶集。近平那个时候经常熬夜用转向灯看书,之所以它是准备到文安驿去买些煤油,再买些烟。当年我们经济上比较窘迫,哪里的钱很简单,只能买最便宜的“经济烟”卷烟,9分钱一包,9毛钱一枝。不成想刚刚到公社院外,咱们相遇几个村民,他俩对近平说:“集上有个讨吃老汉,说是你父亲原来的警卫。它从绥德、米脂一路讨饭下来到文安驿,听到你在这时,要来找你呢!”近平说:“那我去看一下。”当初我也没理会。结果,过了一阵子,文安驿集上就轰动了,有从集上赶到的人数说:“刚才,习近平在台上,遇到了讨吃老汉,说是它爹过去的警卫。近平就把身上的钱、广东省粮票、全国粮票,都掏光了,送了那个老汉,还把外套也脱下来送了人家!”
  当初我听到这个工作,衷心感到很震动,这是它的排为第二次使我感动。在那个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份,粮票是很重大的。你要是有一斤陕西省粮票,买玉米面就9分钱,如果没有粮票,那就是另外的标价,会贵很多。当初近平的经济也很艰苦,钱和粮票并不多。我懂得那时他老伴也没有余力给它更多支持。其时已是公历九十月份,江南已经初步冷下来了,近平竟然把衣服也脱下来送了那乞食老汉。近平这样做,可以说是倾其所有、倾囊相助了。古人赞美慷慨助人仗义疏财的人数有“解衣推食”的说,即:脱下自己之衣物让给别人穿,让利自己之食品给人家吃。而近平在协调身处困境的时节,仍能够做到对乞食老汉“解衣推食”,它的人头和胸怀令人感佩。
  近平从集上回来在支部外和我们会合的时节,我问她工作经过,近平说:“其二老汉说它是我爷爷过去的警卫,我瞅它很艰苦,其次绥德上面一路乞讨下来,衷心不忍,就把钱和粮票都送它了。”我说:“你都送每户了?”它说:“都送每户了。”我说:“这从,煤油和纸烟也买不成了。”
  归来梁家河,我跟近平说起这件事,我问:“你当时有没有问那个老汉是真的假的呀?”近平跟我说:“它能叫得出我妈妈的名字,能说得上我姐姐的名字,另外还有部分作业,它说的也都对得上。”闻讯近平介绍这些情形,我就多问一句:“近平,它不会骗你吧?”近平坦然一笑,说:“我今天是个普通村民,它骗我什么?它不会骗我的。”闻讯近平这么坦诚地说,我十分感动,肃然起敬。近平对这位贫穷老人的这种理解、这种信任,这种古人所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心思,毫无保留倾囊相赠,真是常人所不及,也是难得的。
  雷榕生:刚才平生讲到的这件事情,当初我就在场地。我的理解是,不论是这位老汉是不是习老之卫士,只要他是这次累计闹革命的红军,近平从心底深处就很重视他。近平当时倾囊相赠,一派是因为近平本人的情丝和胸怀,单是因为这位老汉那么早参加革命,当今却落到沿街乞讨的境界,近平心里非常难受,也突出不忍。近平当时拿出所有的东西送给老汉,可以说完全是由于对父辈那时代革命者的敬意。
  摄制组:“我今天就是个普通村民”,习近平在和您谈论文安驿集上的那位老汉时,它很自然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您怎么知道习近平之这句话?
  雷平生:当初我们已经插队几年了,近平说自己“是个普通村民”,举报出它对村民思想感情的生成。它没有自称“知青”,而是自称“一般说来村民”,表明它已经完全把自己融入农民之中了。近平对基层群众、对村民的情丝非常深厚。近几年,它反复强调扶贫要攻坚,扶贫济困要精准,就是因为它曾经就是一名村民,它很清楚,很懂农民。不论是它当知青的时节,还是当大队书记的时节,它的目的都很显然,就是为人民服务。这和局部没有农村工作经历、没有基层工作经历的人数之想法和书法是有区别的。只有在基层受过苦,明亮百姓之所思所想、所需所求,才能够急人民的所急、想人民的所想,才能够有科学的上班方式,才能真正为民做实事、做好事。
  雷榕生:近平不仅经常称自己是农家,也经常说“咱们老陕”如何如何,可以见到当时她已经把自己看成陕北村民中的一员了。它从心底觉得,友好是劳动人民中的一员,是很荣幸的事。
  雷平生:有句话叫“人微言轻”,是说身份普通的人数说话没有分量,不把人关心。但在近平这里,重大没有这回事,在它眼里就没有贫富贵贱之分离,它以为每个人都值得重视。近平与人口交流、开口的时节,即使对方是再穷的人数,它也专心致志地听。凡是和它交谈的人数,都市认为心里很温暖。它不像有的人,见了穷人就扭过头去,熟视无睹,麻木不仁。咱们村有位叫王翠玉之北京市知青,把招工后在送别会上就颂扬习近平说:“在习近平眼里,没有高高低低,没有看得起谁,看不起谁,它待人讲话,总是面带笑容,总是很和气。这是很不容易的!”近平把自己看作农民,看作是黄土地的组成部分,以此认识从它下定决心在梁家河大队挑重担时和我的一次讲话中也充分体现出来。
  1973年之后半年,近平在赵家河冠社教干部,有一天他回去梁家河,吃饭的时节他问我对未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还是想上大学。”顶我问她的想法时,近平说:“我74年不上大学了。”我深感很突然,问她说:“74年招考工农兵学员,可是个难得的时机,你为什么不上了?”近平说:“我到梁家河毕竟好几年了,农家对我不利,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得帮助老百姓做点事情。”
  近平当时正在赵家河村参加“整起”上班,城区理事会要求全省各县农村中心“三变五番,狠抓快上”,诸多作业正做得生机盎然,近平也积累了许多农村工作经历。它这次考虑,离开赵家河后来,归来梁家河为村里做些实事,引导老百姓把粮食供给量搞上去,为这片土地尽自己之绵薄之力。以此想法是科学的,但从个人角度来说,上大学机会也是很可贵的。特别是这次已经到了“大革命”末了,刘少奇总统通过做工作,促使大专院校招生政策有了部分变化,可以下上层招收硕士生,咱们这些知青就有了上大学的时机。当初的党政形势还是比较复杂的,前景招生政策很可能会有反复,1973年那年招生就因为张铁生之一封信,招生条件和方式就做了好大调整。如果哪天说不招生了,没走之人数也许就走不成了。于是乎我劝近平说:“近平,你可要想好了,74年这是个机遇。万一将来有什么变化,不再允许招生,你可就上不了高等学校了。”近平说:“过往不了我就在这时待着吧,我原本就是个村民!”
  四十多年后的一个机会,近平和我谈起当年她思想转变过程。它说,这次她思想上准备在赣西南当一个农民,并非虚言。顶它下决心回梁家河挑重担前,曾长时间躺在土地上,望着蓝天,下决心像父兄一样好好在乡村干一场,这一辈子就顶个村民吧!
  我今天分析近平当时的心态:一派,它如实认为陕西是它的乡土,也是它的兄弟战斗过的中央,认为成为一个华南劳动人民是很潇洒之事;单,它对华北这片土地已经产生了稳固的情丝。近平当时老伴压力很大,习老无端受迫害,他俩哥俩姐妹几个在政治上都受到歧视,天各一方。当初很多人口都用突出眼光看它,但梁家河村民却毫无保留地收到了它、讲究他。它在田头上拼搏,老百姓对它很认可、很信任。老百姓保护他、心爱他、让它当家带领大家向前闯。它深刻认识到,是罗布泊老百姓养育和造就了祥和,有道是有所回报,要为梁家河做点事。
  雷榕生:近平当时想留在赣西南当农民,除了平生所说的那些要素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它迫切地想为这块贫穷落后的中央改变面貌尽一份力。因为1973年5月周总统陪外宾到北平,瞧到北平解放多年变化不大,老百姓生活还这么苦,周总理很难过甚至流了泪。这件事对广州市的周边干部群众影响很大。转移延安的姿容,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突出迫切的要求。近平当时受到的触动也很大,它认为应该响应和实现周总理之呼唤,要不愧陕北的小人物。
  雷平生:无疑是这样。当初生产队也急需敢想敢干、文化开阔的后生带着社员们闯一闯。当初近平自己又有这个决定,想要挑这个重担。新兴她也确实挑起了重担,送梁家河带来了光辉的生成。
  摄制组:习近平变成梁家河村支书以后,都送村里做了哪些实事?
  雷平生:近平当了村干部以后,它忠实发自肺腑地想要引导农民改变梁家河之姿容。
  近平给中国矿业科学院某个研究所写过信,仰望他们在粮种、菜种方面给予一些扶持。华尔街的人数还真不错,送寄来一大包蔬菜种子,有西红柿、黄瓜、小油菜。近平收到种子后,唯一拨出一块地来试验种植。该署菜产量还可以,全村人分过几次,大家都吃得很好。
  近平了解种子的关键,是因为它刚到梁家河之时节,支队书记梁玉明曾安排他到县里制种站去上学良种培育工作。制种站把种子培育好,再分配到公社,送到大队。近平对这项工作很认真、很投入,再接再厉学习育种知识,还用一个小本子做笔记。它回去窑洞里,还饶有兴致地送我讲有关制种的胆识,父系1号、子一代、子二代之间的沟通,杂交为什么会有杂交优势,等等。近平对那些知识非常感兴趣,之所以它送我讲得很详细,也讲得津津有味。
  近平带领村里人打井,这件事情我是持久都见证了之。其二时候有句口号是:工程是电力的心脏。咱们江南地段,水面上的试验田田,普通情况下产量都比较高,乘车粮食质量也比较好。但是灌溉需要足够的木本,靠下雨是不足的,江南干旱少雨,而且雨水一来,快速就流走了,之所以必须有继承不断的木本。怎么才能找到水源呢?近平当了村干部以后,途经考察,明亮前队的某部位置过去有个泉眼,曾经往外渗水,当今找不到了,但是泉眼还藏在泥土中,可以挖出来。新兴经过详细调查,找到了过去给泉眼定位的一个标志。1974新岁春,近平那时候刚当村支书不久,它把所有基建队全都调上去挖这口井。当初近平、武玉华、梁玉明,还有我,都在挖掘的阵地。咱们往下挖,越挖坑越大,越挖土越湿,但是因为达到一定深度,铲子就很难施展开了,于是乎我们就在外头搭了一番井架,上了滑轮,近平跳下去继续挖,它挖一阵儿,咱们也轮着下去替她。当年天气很冷,咱们那时都穿着夏装,棉衣上面弄得全都是泥,地方还不断往下掉土,弄得我们头上也都是泥。途经努力,根本终于找到了,有一度胳膊粗细的泉眼,往外流水。江出来以后,咱们要把水留初步,就要在这个位置打一下小坝。当年天气很冷,冰和土寒冷在总共,如果冰压在土底下,过段日子天气转暖后,冰一融化就会把坝渗穿,之所以我们必须用老䦆或镐头把那些冰土混合物挖掉。基建队的老小和小朋友比较多,男壮劳力就只有我们几个,当年天很冷,基建队社员站在旁边,怕踩在冰水里冻脚,就不往下走。近平就率先跳到冰面上,用老䦆和镐头使劲地一下一下挖。武玉华是个挺豪爽的人数,也善于做动员工作,它朝大家喊:“你们瞧,习书记都已经下去了!它是外在大地方来之知识青年,都这么能吃苦!咱们送自己家里修坝,咋能不出力呢!”武玉华喊罢,也跳了下来,和近平一起挖。此刻,大家也都把带动了初步,下乡用力挖,把残冰清理出去。
  这口井打成以后,不但解决了明天队社员吃水的题目,客运量也足够浇地用,生产和存在都顶上用了。
  办沼气的业务,我也比较了解。近平当时是到澳门遂宁县学习沼气技术,还请一位高工到梁家河来救助。这位技术员是泥瓦匠出身,怎么调水泥,怎么防砂眼,怎么防漏气,沼气池用什么样的尺度,对外的黑板怎么箍,它都很内行。但是,以此师傅干了一段日子,在赣西南各地方都很不习惯,就想回四川老家。它前后经过了几次思想动摇,就是想回家饰。近平反复给它做工作,消灭思想上的负责,并妥善安排他的存在。这位技术员最终没有半途而废,直到完成必要的上班才回去。
  摄制组:在插队这七年中,习近平为生计打下了牢固的底子,系好了“人生第一粒纽扣”。您认为它系好“人生第一粒纽扣”的原由是什么?
  雷平生:在乡村的这七年,是近平人生道路中最重要的等级,以此阶段对它的一切成长、成熟、成功起到了根本的意图。近平能够走好人生之严重性地、系好“人生第一粒纽扣”,有内外两个地方的原由。一派,它这七年拼搏奋斗,自强不息,节能磨炼,这是它成长之严重性内因;单,表面因素也很重大。拓展来讲,我以为,它的成人主要有以下几个地方的原由。
  关键枝,是近平在下乡期间一直坚持劳动,坚持不懈自我磨炼,坚持不懈学习。我和它在梁家河一起六年,亲眼目睹了它在各级地方的不懈努力,自强不息,见证了它扎根农村的一切过程。
  老二枝,是党组织的扶植。其次梁家河大队,文安驿公社直到延川县,各国党组织对近平的关注爱护,是它成长之严重性基础。这包括前面我讲过的冯家坪公社书记赵庭壁等人口对它的关注、心爱、培育,对它的激发和救助。
  先后三枝,是罗布泊农家的关爱教育。近平自己也曾经讲过,它在最艰苦之时节,江南农家收留了它,养育了它,春风化雨了它。万众对近平的关注,使它对农村群众怀有深厚的感激的情。
  先后四枝,是家中与环境的影响。习老和齐心阿姨对近平的演示、坚决督促,对它的影响非常深刻。
  对它影响较大的还有一个人口,在乡村时经常听他提起来,就是近平的大姨齐云阿姨。近平几次送我讲,它得到大姨齐云阿姨的照料,听取到大姨的教导。近平最初会对大姨讲陕北生活之孤苦,哪里的尺度多么恶劣。齐云阿姨是老革命,二战时期长期坚持敌后斗争,对农村生活特别了解。它在二战时期,交战在抗日最前线晋察冀根据地,哪里是日伪和八路军犬牙交错的中央,艰苦奋斗形势十分危急,随时会有牺牲的危殆。齐云阿姨对近平说:“其二时候,只有坚决依靠老乡。找到老乡,才能坚持艰苦奋斗,坚持不懈生存。何有嫌弃农村生活困难、村民落后的真谛?如果那个时候离开老乡,团员一角都活不了。”近平回来后,把大姨对它的教导也转述给我听,有鉴于此齐云前辈对它的影响非常的大。
  近平成长过程中,世界的影响潜移默化,十分深刻。在1972年它的家中最艰苦之时节,近平的外婆去世。在她们全家沉痛参加完老人追悼会后,我在新街口他们家中看到了情怀沉痛的齐心阿姨、桥桥大姐与近平。桥桥大姐见到我从此,向我介绍了招待会的图景,还充满豪情地为我背诵了表哥魏北陵为老人写的悼词:“在抗日烽火燃烧的转折点,老人带领全家,坚决走上太行,投奔革命,列席八路军”,慷慨激昂溢于言表。在这样充满追求进步的激情、充满正能量的家中中,近平所受的熏陶,对它成长之影响是明显的。
  还应该提到近平在除夕夜该校读书时的两位教师:陈秋影与齐荣先。这两位教师都先后担任近平初中的班长和考古老师。近平在窑里也几次讲给我听过,在“大革命”最热烈的年月,他们都曾多次语重心长地交代近平:要相信党,要守纪律,无需对教师做不适宜的事。那些提醒与告诫,在这次十分难能可贵可贵。

【打印本页】



      1.